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刀尖上跳舞

文学是一把利刃,我战战兢兢的在上面舞蹈。

 
 
 
 

兰宪告白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绝唱(原创)

2010-9-9 18:25:41 阅读243 评论4 92010/09 Sept9

天黑的时候

是一个风清月明的雪夜

脚印在我身后呻吟

旧琴在我肩头呐喊

从手指上滴落的血

绽放了夜的喜悦

我用爆发的音符

弹奏出世间的绝唱

(2010年9月6日晚于济南)

作者  | 2010-9-9 18:25:41 | 阅读(243) |评论(4) | 阅读全文>>

独立苍茫中的思考(原创)

2010-4-2 11:06:52 阅读332 评论23 22010/04 Apr2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中,我仿佛置身北方苍茫广阔的原野,真实地感受到一种苍凉悲壮的气氛,犹如“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但是,此时的氛围中面对的不是拔剑而去从容赴死的荆柯,眼前矗立着一位胸怀大志却因报国无门而感到孤独悲伤的诗人。

千百年来的诗人是不幸的,无论是开元盛世还是山河破碎,知己常遇、明君难逢。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便成了诗歌的主题。

眼前的诗人,是孤独的、愤怒的,是悲戚的、哭泣的,更是思考的、理性的。他“南登碣石馆,遥望黄金台;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霸图今已矣,驱马复归来(陈子昂《燕昭王》)。” 于是,诗人收回了遥望的目光,将满腔的悲愤身心的孤独溶进人生的理性中,去追寻去抚摩去感悟去思考历史的足迹。幽州台上凭空揽眺,原野广袤山河壮丽,一幕图腾的大景跳跃在地平线上,燕昭王“卑自厚币以召贤者,……乐毅自魏往,邹衍自济往,剧辛自赵往,士争趋燕”。这是多么仰望与渴求的风景啊!诗人没有因此精神振奋、情绪高涨,独立苍茫中,思索着一个带有普遍性与永恒性的人生课题。

当年燕昭王为雪国耻,采纳郭隗建议,在燕都蓟城筑高台,置黄金于其上,招揽天下贤才,终于得到乐毅等人,致使国家壮大富强的历史大景,已经是遥远的往事了。但燕昭王礼贤下士求贤若渴的情景,仿佛就飞跃在眼前使多少人为之向往与追求。于是,诗人慨然而歌:像燕昭王那样前代的贤君,已一去不返,追之弗及,望而不见;今后或许会有更伟大开明的君主诞生,却盼望不及,等待不来。生不逢时是多么大的悲哀。如今能看见的只有此时此地这茫

作者  | 2010-4-2 11:06:52 | 阅读(332) |评论(23) | 阅读全文>>

鸿雁传书到洛阳(原创)

2009-12-28 18:21:54 阅读304 评论36 282009/12 Dec28

一个人,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平民百姓甚至是盲流乞丐,即使能够人生百年,面对时间的流逝、空间的无限和宇宙的浩瀚,也不过微小、渺小的如沧海一粟。这粒种子在它的生命中无论怎样的成长和收获,以至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梦想得道成仙,最终却无法改变烟消云散、生而复死的定律。

“逝者如斯”。生命是有限的,但逝者的光芒、光辉和思想却是无限的。

在浩瀚的诗海中,在伟大的唐朝诗人中,我认识了一位名字叫王湾的诗人。在历史的烟云中,他没有显赫的地位和荣耀的身世,生卒年、字号不详,后人只知道他是洛阳人,玄宗先天年间(712~713)进士,担任过荥阳县主簿,因参与编撰辑集《群书四部录》而功授任洛阳尉,开元十七年后,便无人再知道他的行迹了。

就是这个陌生的名字,就是这个在当时也鲜为人知的唐朝诗人,却在时间的磨砺和历史的考验中,用一首千古名篇《次北固山下》,头顶起一束彩色的绚目的光环。

客路青山外, 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 风正一帆悬。

作者  | 2009-12-28 18:21:54 | 阅读(304) |评论(36) | 阅读全文>>

滴水观音(原创)

2009-8-30 16:40:10 阅读264 评论29 302009/08 Aug30

站在时空的隧道,或闭上眼睛的想象中,也或是在梦幻中。

一位少女向我走来。带着母亲那永远的慈祥。

在风中飞舞的那洁白衣裙,飘逸着我少年朦胧的爱情。恍惚中,那只千年的瓷瓶闪了我的眼睛。喉咙里节节作响的欲望,告诉我:那瓶中装满甘甜的乳汁,足以哺育我生命和脱胎换骨的乳汁。

从时钟里醒来,我发觉那熟悉的身影,就如南海的观音。关于她,有许多传说和美丽的传说。

回到花房中,我看到了真实的你。

在一泓玉莹中,观音流泪了。

(2004.10.19于济南)

作者  | 2009-8-30 16:40:10 | 阅读(264) |评论(29) | 阅读全文>>

小站(原创)

2009-8-12 16:57:05 阅读237 评论22 122009/08 Aug12

小站

躺在山妈妈的怀抱中

彩霞姐姐给它送来春天的汛息

松柏弟弟为它撑起遮雨的草帽

花妹妹俏皮的问一声早安

小站       小

每天那一遍遍

呼啸而过的长风

还未细细品味

便成为记忆

小站不小

站台上举旗的书生

路基上喊着号子的汉子

擦拭信号灯的姑娘

还有云深处那个采摘山石的无名者

都是它的主人

他们

与小站日日夜夜的

把平安的目光伸向天边

作者  | 2009-8-12 16:57:05 | 阅读(237) |评论(22) | 阅读全文>>

梦回唐朝(原创)

2009-8-7 15:15:56 阅读257 评论24 72009/08 Aug7

月走了,夜色漆黑。晚风呼啸,早春咋寒。空中不时响起一声炸雷,电闪的余光照耀了乡路上走来的一位老者,他面色疲倦、白发尘灰、目光忧郁。

时光被拉回到公元706年的春天,风雨骤至的长路上没有人注视到也没有人会想到这位衣衫破旧、行色匆匆的老者,就是当年以歌颂功德、粉饰太平、浮华空泛的文词乐章而跻身朝堂,出入君王侧、一言九鼎,礼遇尤宠的宫廷诗人——宋之问。

如今,这位没有远大理想和政治抱负而将似水年华沉溺和堕落在纸醉金迷中的宫廷诗人已是江河日下今非昔比,他背已驼了,发早白了,心也碎了,往日的风光荡然无存。只有蹒跚的步履在坚定地走向北方,梦回唐朝。

这是宋之问从泷州贬所逃归路上的一个镜头。此时,他历尽千辛万苦,已走到汉江边。望着江北中原那熟悉的山川楼阁和广袤田野,望着滚滚东逝去的江水。那寄人篱下、狼狈落魄的贬居日夜又历历可见。在那块蛮荒之地上,语言不通、水土不服、风俗不同和失去自由与世隔绝的处境已不可怕,这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难熬的是自己日夜思念家人却音讯杳无,时刻担心着他们受自己的牵累而遭到不幸,那种失去任何精神慰藉,度日如年、难以忍受的精神痛苦,不亲历是体会不出的,简直就是人在地狱。人世无情、岁月有痕,只经历了一个冬春,宋之问似乎被磨砺去了浮华、功利和妄想。

急切的归乡情、担心的焦虑和逃归的慌乱,促使宋之问匆匆的要渡过汉江走近日思夜念的家乡。天已放晴,大路上车马奔流、行人熙攘。落魄的诗人举目四望,在渴望的寻找中看到了相识的路人,一种久违的喜悦浮上眉头。路遇的来人可能

作者  | 2009-8-7 15:15:56 | 阅读(257) |评论(24) | 阅读全文>>

2009年7月30日 -短信随想

2009-7-30 10:53:55 阅读187 评论1 302009/07 July30

此时,我和女儿在“快乐女声全国十强济南见面会”的演出现场。这里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更是一个青春的方阵。现场有许多象我这样陪着孩子来看演出的家长,在这活力的激情中也燃起了青春的回忆。陪女儿看快女是快乐的,更是幸福的。

----------------------------

随时随地,短信写博!短信写博首页>>

作者  | 2009-7-30 10:53:55 | 阅读(187) |评论(1) | 阅读全文>>

旧作整理——等待(原创)

2009-7-10 21:42:13 阅读153 评论3 102009/07 July10

过去的已经过去

明天兴许是个好风景

如果有一天

我们相遇在某座城市的

一爿咖啡馆   或是

一条幽深的小巷

我的眼睛将凝望着那扇

临街的窗口

去迎接黎明的到来

然后

从容地走进一幢高大建筑

掀起一首激动的心曲

窗帘徐徐拉开

今天的生活仍是暗淡

只是一曲思念

1990.05.23于新疆柳树泉

2007.09.18整理于济南

作者  | 2009-7-10 21:42:13 | 阅读(153) |评论(3) | 阅读全文>>

2009年7月8日 -短信随想

2009-7-8 17:40:23 阅读177 评论5 82009/07 July8

今天,我应中国铁路作家协会和《中国铁路文艺》的邀请,来到广东韶关,参加中国铁路文学艺术创作会议。

近几年,随着性情的懒散,我已经很少参加文学类的会议,也鲜有作品拿出去发表。究其原因:首先是对文学已没有了当年的狂热,而走向了理性的回归;在自己的生活中,文学成了一中调料,不在于它带来的名利,在于它使我的人生更加丰富与精彩。其次,自己大有江郎才尽的感觉,总是对写出的东西感到不满意,写不出意境中那种理想的感觉。

----------------------------

随时随地,短信写博!短信写博首页>>

作者  | 2009-7-8 17:40:23 | 阅读(177) |评论(5) | 阅读全文>>

缠绵无期相思梦(原创)

2009-7-4 19:57:38 阅读316 评论26 42009/07 July4

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 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 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 还寝梦佳期。

我是在梦中读到子寿先生的这首《望月怀远》的。

那时,与子寿先生弱冠登科的意气风发相比,我在少年落魄中,唯一的理想便是追求“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般的爱情。

那是我第一次来到海边,见到汹涌澎湃、一望无际而又吞纳百川的大海。激动中,我弯身用双手捧起一把海水送入口中,要验证一下海水是否真正是咸的。一股重重的带有浓厚腥涩的咸味,犹如我苦难的少年历程一样,慢慢地滚落。

在咸、涩、腥、苦搅拌中的味觉,痉挛了我惆怅和脆落的神经。初次见到大海的激动、兴奋和视野的开阔在瞬间荡然无存,情绪一下子就滑落到了冰点。

就是在这样一种季节、一种时刻和一种氛围中,我开始想念你,远方的你。

点燃一支香烟,凝视着深沉绵远的大海。此时,一轮明月被奔腾的浪花簇拥着从浩瀚的大海中涌出,幽渺的海面顿时变换出一个银光皎皎的悠美境界。面对这幅明丽壮美的月夜图景,云雾萦绕中,我开始憧憬与你的重聚……。

长夜漫漫,对月相思,在久久的不能入睡中,我从那照耀着我们的这轮明月中,看到你“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你又高歌在芬芳的绿草地,翩翩的展示风流。温馨与欢乐透过山峦、流过江河,飘过都市遥遥传来。

我又以从“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中,读到你那端庄仪表、甜蜜微笑和纯清双眸。

作者  | 2009-7-4 19:57:38 | 阅读(316) |评论(26) | 阅读全文>>

泼水节有感(原创)

2009-3-15 14:48:19 阅读200 评论29 152009/03 Mar15

一盆纯净的水

跳跃着你灿烂的微笑

汇聚在这水的节日里

庆欢的海洋中

于是  你唱起那首千年的情歌

捧起一个虔诚的心愿

随着一曲优美的旋律

舞出水与火的柔情

那 泼出去的是祝福

流淌在身上的是情爱

2004.7.14于济南

作者  | 2009-3-15 14:48:19 | 阅读(200) |评论(29) | 阅读全文>>

家族的河流——母亲(原创)

2009-2-28 19:27:27 阅读186 评论21 282009/02 Feb28

母亲是一个农民,既是进城几十年后,依然是一个农民。

来自乡野的母亲,挂在嘴边最长的一句话,就是:土地是个宝,侍弄好庄稼,就会免受饥饿之苦,包括那场历史的灾害。

农民进了城,便会迅速的发生多极分化。半文盲的母亲依旧是农民,在城市中生活,出卖廉价的劳动力便成为唯一的资本。虽然到了老年,也偶尔羡慕另类进城者的归宿,自己却摆脱不了是一个农民的命运。

农民的理想就是拥有自己的土地,母亲的理想就是收获自己的那片庄稼。装满虔诚的祈祷,母亲披着晨曦而出,伴着星群而归,在“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锄”的图腾中孕育着希望。周而复始,年复一年,在一种风景中,庄稼不断的成长,母亲则在一个季节又一个季节里,收获着一份耕耘和一份梦想。

当收割完最后一季玉米时,母亲的庄稼地成为了果园。看着枝繁叶茂、挂满秋果的大树,母亲欣赏着自己一生的杰作,却不知万千的银线已经缠绕了她的草帽。

虽然母亲最终仍掉了伴她一生的锄头,却依然是一个农民。

作者  | 2009-2-28 19:27:27 | 阅读(186) |评论(21) | 阅读全文>>

冬天里的一把火(原创)

2009-2-22 12:10:30 阅读232 评论26 222009/02 Feb22

今天,终于从邮局取回了《人民文学》杂志社寄来的120元。钱是崭新的,我小心翼翼的放在钱夹中,回到办公室后又虔诚的夹在笔记本里锁在保险橱中。

120元,相当我一天的工资,能买两包好烟,不够女儿去一次超市买零食的,实在不是个醒目的数字。但是,却被神圣的装在我泛起阵阵涟漪的心中。

这120元不是稿费。我做为一个有固定收入不靠稿费糊口,但却沾文学光的人,现在已很少主动拿作品去发表,也就再很少有稿费的收入。但这120元,比我收到的任何一笔稿费都珍贵,因为它是《人民文学》杂志社返还的2009年订阅费。

事情缘于三个多月前,我偶尔从中国作家网上看到纪念改革开发30周年征文的栏目。对写这种应景的文章我不感兴趣更不是强项,就在要关闭网页的刹那间,忽然发现了朋友阳君的名字和他的应征作品。拜读完阳君的大作,我突然萌发了也寄一篇稿件参加的念头。现写没有兴致,便翻出几年前写的一篇《手机》,直接发给了《人民文学》。

过些日子,在繁忙的事务中,我已把这件事情淡忘了。一天,打开邮箱发现一封来自《人民文学》的电子邮件。意思是:向参加征文的部分作者赠阅2009年的《人民文学》杂志,先到邮局订阅,然后由杂志社给予报销。对于这种网络邮件我将信将疑,没有当真。几天后,我再次看到这份邮件,便把电话打给了杂志社,对方答复确有这个赠阅活动,并提醒我要把订阅的发票寄来,不要寄收据。

得到《人民文学》肯定的答复,我还是犹豫着是否订阅。

作者  | 2009-2-22 12:10:30 | 阅读(232) |评论(26) | 阅读全文>>

走过那片山林(原创)

2009-2-22 11:59:09 阅读167 评论21 222009/02 Feb22

走过那片山林

总是细雨蒙蒙

捡起木柴

点燃一堆篝火

昂看蓝色的天空

追逐着彩云红颜

怀念一位久去的逝者

于是

喝下一杯杯烈酒

重逢的感觉

是那红色的火焰中

跳动地颤抖的心

只是

火烤干了晦涩的季节

却不能烧透心灵的记忆

信守着那个诺言

走过那片山林

1999年4月26日晨一稿于新疆柳树泉

2009年2月11日晚改于济南

作者  | 2009-2-22 11:59:09 | 阅读(167) |评论(21) | 阅读全文>>

(原创)家族的河流——父亲

2009-1-9 20:46:04 阅读191 评论17 92009/01 Jan9

童年是一个模糊的时代。

      在那浑浊的记忆里,父亲绷紧的神经努力搜索着岁月的残痕。

      从父亲充满自豪的眼神中,我读懂他人生唯一的炫耀,虽然那是他灾难的源泉。

      从睡梦中醒来的父亲,最先看到了他的父亲我的祖父,肩头上那颗金光闪耀的将星。

      抚摸着童年的记忆,父亲的清泪告诉我,他出身名门是将军之后。

少年是一个灾难的时代。

      在骨骼节节拔高的日子里,那顶高高的帽子压住了父亲成长的身躯。

      学堂的门槛增高了,矮小的父亲跨不过去。既是爬了进去,也会淹没在声声污言中。

      亲朋的门板加厚了,瘦弱的父亲敲不出声。既是砸出洞穴,只能招来瘟疫般地躲闪。

      从城市走到乡村,又从乡村走回城市,蹭过汽车再蹭火车,被抓挨打已经麻木的时候;裹着空腹的少年货郎,在怯怯得贱卖着尊严,为的是换回与母亲得以生存的食粮。

青年是一个磨难的时代。

       在疯狂的岁月中,父亲终究要笼罩在阴影的角落里。

       当饥饿的蠕虫爬到喉结的时候,血管里流出的殷红鲜血,哭泣着无助与无奈。

       当理想只成为填饱肚子的时候,“跳槽”的感觉也就“爽极了”,那怕再被押上一次历史的审判台。

       在儿子的啼哭声中,父亲不得不拿着瓦刀去走向他最后的职业。用和着泥水砌起的高墙,缝合一路的伤势,镶嵌余生的安宁。

中年是一个希望的时代。

       当历史成为风景的时候,从忧郁中走出的父亲,开始做一个辛勤的农人。

作者  | 2009-1-9 20:46:04 | 阅读(191) |评论(1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泰安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兰宪,工作在大明湖畔,安居在泰山脚下。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 本博作品除注明出处和作者外,均为原创,若发表或转载请与作者联系。电话:0531-82460857 电子邮箱:jinanwlq@163.com
 
近期心愿但愿今年的公休假能休成,能陪孩子在暑假里四处走走。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