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刀尖上跳舞

文学是一把利刃,我战战兢兢的在上面舞蹈。

 
 
 

日志

 
 
关于我

兰宪,工作在大明湖畔,安居在泰山脚下。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 本博作品除注明出处和作者外,均为原创,若发表或转载请与作者联系。电话:0531-82460857 电子邮箱:jinanwlq@163.com

不敢恨长沙  

2007-05-12 00:29:19|  分类: 唐歌今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在北方的河流中,岸边沿来的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在麦田与耕牛的图腾里,我渴望着跨越土地、跨越河流,跳跃“龙门”。

没有显赫的门第家世,没有家传的万贯财富,我只能寄在乡野茅庐中静静的读书,“万物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理想。

苍天不负有心人,十年寒窗苦,我终于一举中第跳跃了“龙门”,步入仕途做了官员。就在这春风得意的时刻,我又赶上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千古良机,那巧思文华下的文词乐章和歌功颂德的诗风铸就了仕途的辉煌,迅速的从一位出身寒门不入流的微小官吏跻身朝堂,从此伴在君王侧,出入侍从,一言九鼎,礼遇尤宠,为时人钦慕。我家那野冢般的祖坟上真是烧了高香,终于冒出了青枝。

看着我的发迹红眼病便泛滥了。有的人羡慕,有的人却坐不住对我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了,说我没有高远的抱负、志向低浅,上不问江山社稷下不管黎民百姓,政治上无从建树;说我是宫廷诗人代笔捉刀之客,品行可讥,那一篇篇美文都是歌颂功德、粉饰太平、浮华空泛之作。

我是没有远大的理想逐渐沉溺和堕落,也愿意似水年华在纸醉金迷中流逝。因为我出身寒门家世低微,不愿意回到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中去,唯一的志向就是做官,感恩耀荣的得到提拔。“下官少怀微尚,早事灵丘,践畴昔之桃源,留不能去;攀君王之桂树,情可何之。” 在《奉敕从太平公主游九龙潭寻宴安平王别序》中,我已经明明白白表达了心态。你们理想远大,你们清高,但你们有我这样风光吗?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要当官要把官做大,就这样我不自觉地陷入了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的政治漩涡之中。“伴君如伴虎”,一招不慎惹怒龙颜被贬往罗定参军。由此,我满怀悲怆的一路南下向泷州进发,权势皆无风光不在,狼狈落魄苦不堪言。

劳马安顿中登上了梅岭,岭南就是我要去的蛮荒异族之地,岭北才是中原故土。面对夹道盛开的梅花,禁不住停下马车,再向家乡望最后的一眼。满目古道、虬松、岭梅,家事、国事、天下事袭上了心头。我不竞触景生情、怆然涕下。今朝落难杳无归期,何时才能重返中原与家人相聚,就让我的灵魂随到了这里就要折回鸿雁而归吧。

此时,阵雨乍停,美丽的彩虹挂在空中,江面上云雾变幻,这别致的景色使我茅塞顿开豁然开朗。这政治形势的变幻官场的冲突,不就是或风或雨或云或雾吗?只要有一日能够东山再起重戴官帽风光依旧,对今天的失魂落魄我无怨无恨,还会继续歌功颂德感恩耀荣。于是,急忙写下这《度大庾岭》寄往朝堂:

度岭方辞国,停轺一望家。

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

山雨初含霁,江云欲变霞。

但令归有日,不敢恨长沙。

这就是宫廷诗人——宋之问。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