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刀尖上跳舞

文学是一把利刃,我战战兢兢的在上面舞蹈。

 
 
 

日志

 
 
关于我

兰宪,工作在大明湖畔,安居在泰山脚下。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 本博作品除注明出处和作者外,均为原创,若发表或转载请与作者联系。电话:0531-82460857 电子邮箱:jinanwlq@163.com

饭盒  

2007-09-02 02:57:20|  分类: 文之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家所用的家居和日用物品中,有一些已经使用了几十年甚至一个世纪。这些我外曾祖父和祖父的遗物,不仅是纯正的德国造,而且做工精美,经久耐用,有的到今天还一直在使用中。

饭盒就是其中的一例。它外型特殊,呈一个立柱状三角形,高约30cm,上下底一般长、约有17、8 cm,棱角都处理成优美的弧形,没有任何焊接痕迹,据说是德国工匠用一块完整的铝皮,经过人工敲打而成;同样体积的三角形盖子,上面按着提手;盒体上部有三个打着铆钉的别扣,把盖子扣好后,竟然连汤水都流不出来;盒底打着清晰的德文字母,只是记不清内容了。这个饭盒虽然是熟铝制品却造型美观,线条优美,外表光洁明亮,没有任何氧化的痕迹。截然不同于当时和今天市面上见到的铝制饭盒。

这个当年我外曾祖父在青岛时德国朋友所赠的饭盒,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却演绎出许多亲情往事。

坐落在青年路中段的桃园春饭店是泰安城中的老字号,离我家很近。文革期间在全国江山一片红的大好形势下,桃园春饭店也改名为东方红饭店。无论名称怎样改,但老字号的骨干人员依在,其手艺也秉承下来,生意不仅兴隆,其饭菜更以味美可口、价格便宜而著称。特别是其推出的烩菜更是出名,深受人们喜爱。烩菜其实就是大杂烩,是以肥肉、鸡块、丸子、炸豆腐等为主,配以蔬菜炖制而成,五角钱一大碗,既便宜又实惠。对这道菜今天的人们不以为然,但在生活水平低下的那个年代,这可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大菜。

那个年代,在以阶级斗争为主的浓厚政治氛围中,因我祖父的历史问题和家庭的海外关系,我们家一直生活在历史车轮的阴霾下,地位低下、生活清苦。但这些飘渺的虚伪的尘埃却遮盖不住人间的真善和友情。

有一次,祖母让我去买烩菜。我那时只有七、八岁,右手拎着饭盒左手攥着五角钱走进桃园春饭店时,左顾右盼、东张西望,不知怎样买票、打菜。一个正忙着指挥上菜看样子是个领导的中年人看到了我和手中的饭盒,身体清瘦脸色黝黑的他走过来,问我姓魏吧,在我点头的同时,他接过饭盒领我走进厨房,吩咐大厨将烩菜打满饭盒后,又用报纸包上了十个烧饼,送我走出饭店大门还一直叮嘱路上慢走,不要滑倒,到家时我才发觉那五角钱还紧紧攥在手中。事后,祖母告诉我,那是桃园春饭店老东家张老先生的二儿子,他们家与我家是世交,但已经有几年没有来往了,他是通过饭盒认出了我。

当时,地革委有位主任因解放前受到我祖父搭救的缘故,经常到我家来探望。他每次来后,都要拎着我家的三角形饭盒,到桃园春饭店打回满满一盒子香气扑鼻、诱人口水的烩菜。因这个饭盒在泰安城中是绝无仅有的,时间长了,便被桃园春饭店的大厨误认为是那位主任家的,此后,无论谁去打菜,他是只认饭盒不认人。

那一次邻居家因来客人,便借我家的饭盒去买烩菜,自然是花五角钱打了满满一饭盒回来。结果经他宣传,许多人家都争着到我家来借饭盒用。面对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祖母将饭盒擦干净后锁进了柜子,再有来借饭盒的便说被那位主任拿走了。

从此,这个德国造的铝制饭盒便静静的躺在柜子中,结束了它应用的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